阅读,使美妙和深思得到应有的尊重

教育新闻 2019-05-16 20:04110

  莫言有个例如,念书比如谈爱情,各人都爱的公共恋人,反而不是我的菜。老话说,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但不管萝卜照旧青菜,好书必有不俗的气质。我本日推荐的十本书,或是经典,或是叩问经典,够资格席地而坐谈一谈,同时又与我的生命相呼应,引起魂灵的共识。

  《阅微草堂条记》

  以前说中学生有三怕,其一就是文言文。或许学生打仗的一些文言文,文以载道居多,太想讲原理,压得人喘不外气来,有时适得其反。真正让我起激动,想用文言写断章的,是《阅微草堂条记》,这本书不妨视为纪晓岚的长微博,文质兼美,无所不言。纪晓岚曾是《四库全书》的总纂修官,学问冠绝一时,老了懒得再做学问,意兴阑珊,游戏笔墨,追忆旧闻,消遣岁月。《阅微草堂条记》亏得诚实和文笔,文笔大度,丰赡华丽,圆润璀璨,是见过大世面的馆阁之臣的手笔,苦艾的腐儒或聪明的小吏写不出这样的文字。若让学生学写简易的文言文,这里的段落句子许多都可以当范文来看。爱屋及乌学起来,才有乐趣。

  我喜欢念书中涉狐的段落,为什么?以为鬼太可怕,狐却善变幻,妖媚女子,佝偻老翁,变得不亦乐乎。他们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人,有跟我们一样的喜怒哀乐、心机、爱恨、世故,只是他们披着狐皮,只有有缘之人才有时机洞悉详情。有些原理假如由现实的人来现身说教,道德感太强;但由狐来说,就有了一层过滤,更容易让人接管。

  《阅微草堂条记》的文采应接不暇,句式浑然天成,此起彼伏,抽刀断水,停不下来。我想,那一刻纪晓岚的毛笔不属于他本身,他纷纷的情思化作纸上雀跃之狐,一时飞灾,因祸得福,柳暗花明,因果报应。纪晓岚在说给本身听。

  《木心散文集》

  木心散文有如天外来客,颠覆我们从课文里学到的对遣词造句的领略,有奇特的味道。很多今世散文,文字自己只是东西,没有美感。而木心把仓颉造的方块字细细摩挲后,随心所欲镶嵌在格子里而不逾矩,恰到长处,把一切形式的束缚和限制化作唯美的手段,以艺术之完美,富厚了感情之条理,漫天花雨,落英缤纷。知堂老人说,表达什么当然重要,但如何表达,表达的姿态如何,或者更有意义。

  木心的笔法古雅、思维现代,不落窠臼,他的文字之翩翩,可以唤起我们对陈腐汉字之美的向往和想象,而这恰恰是当今语文课匮乏的。

  “风雪夜,听我说书者五六人;阴雨,六七人;风和日丽,十人,我读,众人听,都兴奋,别无他想”。这是施耐庵在《水浒传》序言里的大意,由木心的口吻道出,别有韵味。上海作家陈村读到木心的《上海赋》时,“如遭雷击”,开诚布公说:“不汇报念书人木心先生的动静,是我的冷血,是对优美中文的亵渎。”他还指出:“诡计中文写作的人,早点读到木心,会对本身有个怀抱。”因为“木心是中文写作的标高”。

  《正是时候读庄子》

  庄子那么美,可西席、学生却难以通读,进不了庄子的世界,徒留几个成语典故寓言,隔靴搔痒,真是憾事。庄子本质上是个诗人,文字里涨满了诗意,只是这种诗不是后裔的风花雪月、平平仄仄,而是诗意、思考、情致和修辞一齐朗现,神话的隐喻,诗歌的比兴,浑融玄远,意在言外。庄子岂能亦步亦趋,束缚在一般的文从字顺的句子里?所以,汪洋恣肆、仪态万方,句段之间常有跳跃,坊间多见到冗长的翻译,句子笨,越说越模糊,没有成为桥梁,反而多了不起方式的隔膜,坏了庄子本意。我推荐学生看《正是时候读庄子》,这本书逐字逐句用白话图文讲解(《庄子》前三篇)。既然是漫画,图的是通俗易懂、贴切有趣,自然深入浅出。庄子句段之间若隐若现的跳跃和空缺,由蔡璧名浅易隽永的表明和漫画见缝插针补上,这原文的文脉和意绪就理顺了,顿觉轻盈而丰满,豁然开朗。

  庄子文字原本御风而行,自然不屑于絮絮叨叨、四平八稳,偏差间余韵悠长的神思,以及因断裂反而开阔悠远的余味,当然潇洒自然,可初学者总有芝麻开门前对不上灯号的无奈。这本书图文并茂,句段之间内涵接洽,又表明得通透而控制,这是普通学者做不了的事。借漫画流传生生流转的庄子伶俐,也不失为一种有趣的形式。

  庄子为后裔炼丹之士视为南华仙人,仙人嘛,自然舒卷自如变革无穷,他游戏神通,进出无碍,想必也是可以浏览得了这漫画的。

  《受戒:汪曾祺作品集》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奇点在线新闻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

联系QQ: 邮箱地址: